比分直播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比分直播 >

数字经济或将成为重塑中国区域经济版图的重要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时间:2018-04-15 10:42

  腾讯研究院院长司晓认为,以北京和天津为核心的环渤海经济圈、以上海和杭州为代表的长三角地区、以广州和深圳为代表的珠三角地区,在中国经济包括数字经济增长中扮演着火车头的角色。而中西部城市平均年增速快于东南沿海城市。特别是以成都和重庆为核心的西部城市群快速崛起,已然成长为中国数字经济的第四极。而纵观各个城市的“互联网+”发展态势,从数字政务发力,在数字经济领域突出自身优势和特色,或是中西部城市加速赶超的一条可行路径。
 
  上述《报告》显示,以成都、武汉、重庆等为代表一些中西部城市在数字经济领域脱颖而出,与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的差距逐渐缩小,显现出加速追赶一线城市的势头。
 
  一般认为,数字经济是以新一代信息技术和产业为依托,继农业经济、工业经济之后的主要经济形态。在这其中,数据是重要生产要素,网络是重要载体,信息技术应用是重要推动力。
 
  从2017年以来,成都召开了多场以新经济为主题的专题会议,并发布一系列政策,旨在推动成都的新经济发展,同时成都还在全国率先成立新经济发展委员会。成都先后出台推进数字经济、流量经济、智能经济、共享经济、绿色经济发展和现代供应链创新应用的配套政策,制定实施新经济企业梯度培育计划,规划建设独角兽岛等发展载体,设立100亿元新经济发展基金。近日,成都还刚刚成立了全国首家新经济企业俱乐部,发展新经济,培育新动能。成都力争到2022年基本形成具有全球竞争力和区域带动力的新经济产业体系,成为新经济的话语引领者、场景培育地、要素集聚地和生态创新区。
 
  从目前全国各个城市数字经济发展现状看,中西部城市在数字经济一些领域上甚至已经领先东部沿海地区。
 
  在成都,游戏产业不仅诞生了《王者荣耀》这样的现象级产品,其游戏产业更是以产品研发为核心,囊括发行、运营、渠道等多个领域,逐步形成了完善的产业链。数据显示,仅2017年,成都高新区规上游戏企业总营收超过200亿元,同比增长66.7%。同时,凭借着良好的产业基础及浓厚的文创氛围,成都游戏产品正加速“走出去”。
 
  在赛迪智库电子信息产业研究所所长安晖看来,2017年是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标志年,一方面,数字经济将推动消费需求加速释放,随着网络环境的改善和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的普及,数字经济越发广泛地融入居民生活;另一方面,数字经济将引领传统产业转型升级,云计算、物联网、大数据、机器人等新技术新装备快速应用与发展,数字技术开始融入到传统产业之中,引领推动了传统产业转型升级。
 
  而前述腾讯《报告》则指出:“2017年‘互联网+’产业指数的增长延续了2016年西高东低的局面,东部、中部、西部产业指数的增速分别为50.36%,67.37%,75.60%。产业发展速度西高东低的局面未来可能持续。”在此过程中,中西部地区领先城市的数字经济是否存在赶超东部的可能?至少从目前的趋势看,一些城市已经显现出成功的端倪。
 
  前述《报告》指出,2017年全国数字经济体量较2016年增长17.24%,为26.7万亿元,相较于全年6.9%的GDP增速,中国数字经济的增长速度迅猛。数字经济占GDP的比重,也由2016年的30.61%,上升至2017年的32.28%。数字经济已经成为我国经济提质增效、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。
 
  也正是在这一趋势下,数字经济或将成为重塑中国区域经济版图的重要因素,而多个中西部城市也试图在数字经济领域加速,赶超东部沿海地区。
 
  “实际上成都发展新经济不是弯道超车,而是直线竞速。大家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,谁较早地抓住机遇,谁就有可能占据城市竞争优势,抢占新一轮城市竞争的制高点。”成都市新经济委政策研究处处长周成说。
 
  数字理政样本
 
  从互联网在中国逐渐普及开始,以政府公共信箱、政府网站为主要载体的网络问政就在各地逐渐开展起来,而随着大数据、云计算,乃至人工智能的应用,一些城市开始由传统的网络问政向数字理政进化,成都便是先行者之一。
 
  相比以往,数字理政的创新和进化到底在哪里?成都市大数据和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的一位官员透露,成都市着眼借助信息技术发现问题和趋势,提升政府服务和管理的效率,进而改进政府治理方式。2016年年底,成都市就建成了集网络信箱、网络论坛、市长公开电话、网络理政APP、微信、微博于一体的网络理政平台,全方位、多元化受理社情民意,实现民生诉求受理平台、办理系统、工作标准、办理流程、考核监督、数据共享“六个统一”。按照“基础在网、关键在理、核心在为民”的工作思路,重点在政民互动、政务公开、办事服务等领域积极推动网络理政工作,积极构建网络理政成都模式。2017年,成都市网络理政工作成效比较明显,民生诉求回复办理率99.2%,解决率84.1%,群众满意率86.7%。
 
  在业内人士看来,从数字政务的视角观察,传统城市和政府是按业务、管理职责分别设定各个部门并各司其职。而数字政务则需要用数字化的手段最大限度地利用信息资源,统一处理政府各方面的信息,并利用新一代信息技术实现政府管理与公共服务的精细化、智能化和社会化。
 
  在数字政务较为发达的韩国,该国在2011年就建立了“唯一视窗电子政府”服务平台,提供在线公民登记、房地产交易、汽车注册管理、个人税收等政府管理和服务。而在改善基础设施方面,首尔在公共交通、垃圾处理、数字服务等方面进行了多样的尝试,以其夜间巴士为例,首尔政府曾通过出分析租车交易记录等大数据,精准地对夜间交通人流方向进行了分析,优化了夜间巴士的线路。
 
  前述《报告》指出,回顾“互联网+政务服务”三年的发展历程,政务服务数字化取得快速发展、百花齐放的同时,也向更广、更深、更高方向发展。同时,成渝城市群的数字政务指数增幅远超长三角、珠三角和京津冀城市群。